漫画创意的方法之(一)——忘却

英国侦探晓说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中有这样一段情节,医生华生问福尔摩斯知道不知道哥白尼的学说,福尔摩斯回答:“即使我懂得这些,也要尽力把它忘掉。我认为人的脑子本来像一间空空的小阁楼,应该有选择地把一些家具装进去。只有傻瓜才会把他碰到的各种各样的破烂砸碎一股脑儿装进去。这样一来,那些对他有用的知识反而被挤了出来;或者最多不过是和许多其他的东西参杂在一起。因此,在取用的时候也就感到困难了。所以一个会工作的人,在他选择要把一些东西装进他的那间小阁楼似的头脑中去的时候,他确实是非常仔细小心的。除了工作中有用的工具意外,他什么也带不进去,而这些工具又样样具备,有条有理。如果认为这间小阁楼的墙壁富有弹性,可以任意伸缩,那就错了。所以最要紧的是,不要让一些无用的知识把有用的挤出去。”

福尔摩斯介绍了生活中“忘却”的意义。

大家在苦寻创意的时候不妨试试这个方法:1=0 忘却

“忘却”是进入漫画创作之前的准备活动,它要求暂时忘记和放弃已知的角色、情节、桥段,清空大脑,寻求更新的创意。

这种思维活动听起来简单,但实际应用起来极为困难。通常那些“经典段落”与我们的创作意念紧密地融合到一起,以至丝毫未警觉到它正引导着我们的创作思维方式,成为我们的“天性”,我们自然而然地就会照着做。

“忘却”是动漫思维活动之前的简易“热身”,由于表面上它与我们的创作内容和创作形式没有因果联系,所以容易被人忽略,甚至许多人不知道这种意念“热身”。

漫画创意为什么强调忘却?

因为我们的思维具有习惯性,或叫思维定势。人人都会有思维定势。思维定势不是天生的,而是后天得到的,是我们根据创作实践的经验逐渐形成的。

不管我们是有意还是无意,思维定势是那样的挥之不去,死缠固守。在思维定势的支配下,我们非常容易地选择自己认为最熟悉、最常用、最可靠的手法去解决创作问题。动漫创作思维定势的形成有着潜移默化的特典,它会在阅读和创作时不觉地把我们带进一个又一个框框。它的积极作用是容易熟练掌握,有蓝本可以效仿,可以借势造势。消极作用是趋于模式化,形成固有观念。

漫画是最需要自由和创新的艺术,如果角色、情节、技法、风格都似曾相识,作品即成昨日黄花。因此,对于思维定势,要毫不留情地破除和舍弃。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“忘却”。

漫画创作常见的思维定式

漫画艺术又或者动漫艺术诞生至今,无数动漫艺术家创造性地发明了许多经典桥段,被后来不怎么高明的动漫作者们反复使用,演变成为“俗套”。这些东西在当今的漫画作品中俯拾即是。

怎么才能做到忘却呢?

1、清空大脑

a、学会入静,身心放松。

b、伸懒腰,轻轻地做深呼吸。

c、当头棒喝。

禅师和弟子参悟禅机,经过一段长时间的修持,弟子仍不得要领。禅师忍无可忍,顺手拿起禅杖,照弟子脑袋来了一记“棒喝”,弟子顿开茅塞。我们的创意也需要“大棒伺候”。

2、不再去想

忘却比记忆还困难。一旦记住了某些经典段子,就不存在绝对的忘却,它会深深地烙印在我们的潜意识中,或者不分场合地点自己“溜达”出来。我们讨论的“忘却”只能是对大脑储存的信息采用淡化方式,不再回忆他们罢了。

日本漫画家桂正和在谈创作经验时语出惊人:“我既没有特别喜欢的漫画杂志,也没有特别喜爱的漫画家。我既不想模仿谁,也不想参照谁。”“只是想把当时觉得有创意、有趣味,而且以前从没用过的技法来作为创作的要素。”难怪他的作品与众不同。

3、变异

我们姑且称之为“化腐朽为神奇”,就是把那些既成“套路”加工、变形,转换成完全不同的新事物。就好像弯下腰从两腿间看世界一样,这时我们会发现,这个世界样子全变了,一切都是新样子。

三国故事可以说是家喻户晓,古今再造三国故事怎么也离不开原作大格,不外乎刘关张霸业雄起、魏蜀吴三分鼎足,可日本的《豪杰英雄》完全打破了思维定势,利用三国英雄的余威,演绎了高校学生互相争斗战火不熄的故事。七大高校割据天下,争夺霸业。加入争雄的斗士不仅继成了三国英雄的灵魂,而且继承了名字,如“孙策伯符”“周瑜公瑾”“吕布奉先”等。更绝的是小霸王孙策转世后竟成了爆乳女子高中的爆乳斗士,这个创意堪称极品“发散”。

动漫思维变异的的方法千变万化。有的变异创作方法,像《西游记》,原作是中国古典神话小说,采用的是“浪漫主义”创作方法,而到了《最游记》变成了“魔幻现实”创作方法,《大话西游》采用“后现代”无厘头的创作方法;有的变异角色形象,像曹操,在《三国志》里是个白脸奸雄,到了《苍天航路》里则变成了一代英豪;有的变异主题意蕴,像《白雪公主》,在迪斯尼动画片中宣扬的是“真善美”,到了由贵香织里笔下,则展示欲望为主;有的变异时间空间,像《尼罗河的女儿》《天是红河岸》可以把现代人物变到古埃及去……

 


小贴士:漫画创作的“臭蛋效应”

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的作者柯南道尔在当编辑的时候,曾把一个长篇晓说的来稿原封不动地退给了作者。作者很不服气,来信指责柯南道尔:我的稿子是前后订在一起的,寄回的时候还没有开放,说明您根本就没有读完它,怎能认为它不能用呢?柯南道尔回信说:当您品尝一个鸭蛋的时候,如果第一口感觉这是个臭鸭蛋,就没必要把这个臭蛋全部吃下去再得出结论。

早在“玉郎集团”时代,黄玉郎先生在香港采用“师徒制”培养人才,如今香港漫画界精英大多出自他的门下。“玉郎画风”对中国漫画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,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消极影响,在编剧、绘画等方面形成了固定的模式,这种模式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,鲜有画家突破。后来,受日本漫画大师池上辽一的影响,马荣成、许景琛等人又形成新的模式。看马仔、冯志明、司徒剑桥、严治超、廖福成等人的作品,我们看到似曾相识的情节和画技,甚至我们有时难以区分黄玉郎和邱福龙的作品。当然,大多是出于商业目的。漫画也同其他商品一样,当新品种走俏的时候,市场上立即会出现许多追随者。

赞(1)
转载请注明来源:Manga漫研网 » 漫画创意的方法之(一)——忘却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